全国服务热线:400-375-6350
网站公告:
j9九游会|官方网站欢迎你
联系j9九游会
400-375-6350
地址:
四川省泸州市
邮箱:
10462395@qq.com
电话:
400-375-6350
Q Q:
48691307
公司新闻 news
当前位置:j9九游会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j9九游会:中央党校学习时报 时代经典:1958
添加时间:2022-08-22

j9九游会第7版()

专栏:

全国理论工作空前活跃

j9九游会各地干部、工人、知识分子掀起学习毛主席著作热潮

本报综合报道在我国社会主义事业大跃进的形势下,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工作,也出现了一片新气象。各地从领导干部到农村基层干部、工人群众和知识分子,都掀起了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热潮。中央和地方的领导干部都带头讲课。各省、市、自治区党委纷纷创办理论刊物,建立自己的理论队伍。哲学社会科学专业工作者到工农群众中去,到生产中去。所有这些新气象,都表明理论研究和理论宣传工作已经出现了空前活跃的局面。

各省、市开展学习毛主席著作

j9九游会和总结经验、写作文章的运动

目前各地干部和群众学习理论,都坚决采取了“以中国革命实际问题为中心、以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则为指导”的方针。广东、四川、湖北、青海、福建、江苏、陕西、河北、江西等九个省委作出决定或发出指示、通知,规定了以毛主席著作为干部理论学习的主要内容。广东省委曾召开全体会议谈思想解放问题,认为广东党内思想水平提高得不够快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对毛主席的著作、指示学习得不够认真,因而决定在全省党内认真展开学习毛主席著作的运动。这次会议规定编印毛主席近几年来的著作,发给县委书记以上干部学习,并规定轮流抽调这些干部每年离职学习一个半月,由省委书记轮流参加领导。第一期学习班,决定在8月10日开学,由省委第一书记陶铸、书记区梦觉负责领导。以后每期要有两个省委书记负责领导学习。其他省委都强调县委以上干部要认真学习毛主席著作,把学习理论和研究实际问题、批判资产阶级思想、总结工作经验、写文章、作报告结合起来,使干部理论学习成为研究实际问题、指导当前工作和进行思想斗争的重要方法之一。

在学习方法上,也改变了过去那种按照几门课程体系,读书、听讲和编小组的千篇一律的形式,采取多种多样、比较灵活的形式和办法,如推荐书目、个人订红专规划、办讲座、办红专学校、成立研究小组或写作小组等。山西省委在全省开展一个“万篇文章、千本书”的写作运动。河北省委提出在全省县委委员以上干部中,展开一个“万篇经验或文章”的写作运动。九江地委的干部已经写了三百多篇文章。不久以前召开的浙江省宣传文教和城镇整风会议,参加会议的地、市、县委的文教部门的负责干部和部分镇委书记,在会议期间写出了一百四十余篇关于学习总路线的论文,打破了工农干部不能写论文的迷信。他们认为这种边学、边议、边写的方法,是联系实际学习理论的好方法。为了推动和帮助干部进行理论研究和撰写专题论文,目前已有陕西、贵州、四川、河北、辽宁、青海和上海等七个省市委,根据全国和本地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的问题,提出了几百个参考题目。

工人和农村基层干部

学习理论的热情高涨

目前许多地方的工人群众和农村基层干部,已经以生动的事例,破除了“工农群众学不懂理论”、“理论高不可攀”的神秘观念。

上海求新造船厂十一个工人哲学小组,互教互学,读毛主席“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矛盾论”、“实践论”等著作。在他们鼓舞下,上海市工人纷纷成立哲学小组,结合实际地学哲学。上海的消息传到天津后,天津仁立毛织厂工人两天后就组织起来哲学学习班。接着,天津市许多工厂也筹办哲学学习班或小组。三明织布厂、大新布厂从去年毛主席“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文章发表后,就已经有几个工人学习哲学、经常谈论哲学问题了,现在工人们要求组织起来学习。仁立毛织厂老工人李长茂在学了一点哲学之后,说“哲学不学时以为很神秘,一学,一联系实际,就没有什么神秘了”。“哲学不神秘,我们也能学”,这是仁立毛织厂工人的结论。哈尔滨市工人学哲学也很活跃。该市工会办了一所工人业余哲学班,有三百名学员,大部分是先进生产者和劳动模范。该市香坊区有许多工人、店员、服务业人员学哲学,仅哈尔滨轧钢厂、松江胶合板厂、汽车公司、香坊区服务局等四个单位,就成立了二十个哲学小组,参加学习的职工有二百八十人。牡丹江市的一个水泥厂(牡丹江水泥厂),有三十三个工人及家属理论学习小组,其中工人的小组二十七个,四百一十五人,占该厂职工人数的48%。他们每天清早到牡丹江边学习,目前正在学习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工人作诗歌唱道:“每个工人当学员,起床都在四点半,拿着书本坐江边,人人学习总路线。”并且提出这样豪迈的口号:“要把水泥厂变成既是工厂,又是大学,也是马列学院。”

农村也不落后。河南登封三官庙乡的干部学哲学自编讲义,学了两个月哲学后,“调查研究多了,主观主义少了,群众观点加强了”。湖南湘潭汨罗乡党委书记(高小文化程度,农民出身),在总结工作的会上,用生产和工作中的具体事例讲解对立统一的规律。

这些情况都说明了,毛主席的哲学著作将逐步成为启发一般劳动群众的智慧的钥匙。目前仅黑龙江省就有一百万以上的工人和农民学习政治理论、学习毛主席著作。他们学习的特点是:“需要啥,学习啥,边学习,边辩论,边检查,边行动”,因而理论学习成了他们提高思想改进工作的重要方法。因此,他们说:“越学越爱学。”

j9九游会:中央党校学习时报 时代经典:1958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中,也出现了“普通一兵讲哲学”这样的新事物(见本报7月13日报道)。

在向理论“进军”中,共青团员、青年职工是积极分子。仅辽宁省的沈阳、旅大、安东、铁岭等十个市和地委的不完全统计,目前已建立了毛主席著作和哲学学习小组两千六百多个,参加学习的在五万人以上。北京的青年们展开了学习毛主席著作的读书运动。

知识分子也热烈要求学习

马克思列宁主义

知识分子中目前已经开始出现了学习毛主席著作,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新的高潮。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武汉大学、复旦大学等许多高等学校的师生,都普遍地、自发地成立了毛主席著作研究会或小组。北京高等学校共建立了两千一百多个政治理论学习小组。仅北京大学就如雨后春笋一般涌现出三百九十二个马列主义学习小组,其中多数是毛主席著作学习小组,还有资产阶级学术思想批判小组,批判南斯拉夫修正主义小组。全校师生有80%的人参加。北京师范大学也建立了三百多个理论学习和研究小组。这两个学校的哲学系师生,并且帮助校内的工人搞工人学哲学的小组。目前北京市高等学校和中等专业学校已经成立了以学习毛主席著作为中心的政治理论学习小组二千一百多个。

最近许多高等学校都总结了政治理论课的教学工作中央党校学习时报,制定了今后改进的初步规划。各校都强调了必须坚决贯彻以研究中国实际革命问题为中心、以马列主义基本原则为指导的方针,明确了政治理论课教学的根本任务是兴无灭资、树立阶级观点、群众观点、劳动观点和辩证唯物观点。为了研究和改进教学内容和交流经验,上海、北京等地已经建立了社会主义教育课程教学研究会和几门理论课程的协作会。目前高等学校正在进行教学制度的进一步的革命性的变革,即贯彻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方针。许多学校正在考虑如何使政治理论课程在新的形势下完成自己应担负的任务。

中央和地方的领导干部带头讲课

理论工作的另一新气象,是破除了“害怕教授”“害怕最高学府”的迷信,许多中央和地方的领导同志带头到高等院校讲课。同时,许多有实际工作经验的老干部兼任了教员,或成为专职理论工作队伍的骨干,从而改变了过去主要依靠青年知识分子专任教员的情况。

在北京高等学校讲课的领导同志和高级干部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宣传部长陆定一(北京师范大学)、政治局候补委员康生(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宣传部副部长陈伯达(北京大学)、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周扬(北京大学)、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张执一(中国人民大学)、教育部副部长黄松龄(中国人民大学)等。各地到高等院校任教的领导同志,据地方报纸报道,上海有市委第一书记柯庆施、书记魏文伯、许建国(以上复旦大学)和市委各部部长等六十余人。江苏有省委第一书记江渭清(南京大学)、书记刘顺元、惠浴宇、陈光和省委委员等十一人(分别受聘南京农学院、华东水利学院、江苏教育学院、南京工学院)。湖北有省委第一书记王任重、书记张平化(武汉大学)。山西有省委第一书记陶鲁笳(山西师范学院)。吉林有省委第一书记吴德、书记富振声(东北人民大学)。福建有省委第一书记叶飞(福建师范学院)。广东有省委第一书记陶铸、书记区梦觉(以上华南师范学院)、赵紫阳(华南农学院)等。陕西有省委书记方仲如。浙江有省委书记林乎加、李丰平等。

各地高等院校党委加强了政治理论课教学工作领导。不少党委书记和党员院、校长兼任政治理论课教员,有的还兼任了政治课教研室主任。北京大学党委第一书记陆平自己领导政治课的工作。许多过去很少讲课的党校校长、党委书记中央党校学习时报,也决定要讲课,并直接领导教研室的工作。辽宁省委初级党校,将原有组织处、教务处及五个教研室改组合为一个教研室,在党委书记(副校长)直接领导下,统一领导各班教学与思想工作。各班设专职班主任,有的班主任也兼课。

雨后春笋似的理论刊物

中共中央主办的理论刊物“红旗”的创办,是我国理论工作具有头等重要意义的大事情。继“红旗”出版之后,已有二十三个省、市、自治区党委创办理论刊物。这是我国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工作繁荣和发展的显著标志。河南的“中州评论”,江西的“跃进”,辽宁的“理论学习”,河北的“东风”,浙江的“求是”,青海的“红与专”,陕西的“思想战线”,甘肃的“红星”,山西的“前进”,湖北的“七一”,湖南的“学习导报”,四川的“上游”,吉林的“奋进”,黑龙江的“奋斗”,内蒙古的“实践”和上海的“解放”已经出版,有不少书记负责同志亲自动手写了文章。贵州的“团结”,云南的“创造”,江苏的“群众”,即将在本月内出版。安徽的“虚与实”,广东的“上游”,山东的“新论语”,将于8月1日创刊。这些刊物都由省、市、自治区党委直接领导。山东和山西的理论刊物,由省委第一书记亲自挂帅。

目前许多地委都办了理论刊物,许多县委也办了理论刊物,在已出版的十几种理论刊物中,有许多省、市领导同志和做基层工作的同志写了文章。这些刊物,或在发刊词中,或在专门论文中,都阐述了加强理论工作的问题,指出必须破除对理论的神秘观念和迷信思想中央党校学习时报,坚决贯彻理论工作的群众路线。

北京、上海等地原有的学术刊物,也开始改变那种把刊物读者局限于少数学术工作者的状况,注意面向群众,面向实际,组织有实际工作经验的干部为刊物写稿,注意发表研究当前实际问题的文章,注意改进文风。“哲学研究”“经济研究”“学术月刊”等都在朝这个方向努力。

各地普遍建立自己的理论队伍

j9九游会:中央党校学习时报 时代经典:1958

各省、市、自治区,都纷纷制定规划、采取措施,建立自己又红又专的理论工作队伍。各地除培养大量的专职理论工作干部外,同时注意培养更多的、做实际工作的兼职的理论工作干部。上海、北京、江西、广东、湖南、山西、陕西、福建、山东、青海、四川、河南、吉林、辽宁、内蒙古等十五个省、市、自治区准备在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共培养三万五千余人,其中湖南拟培养一万五千人,江西拟培养一万人。此外,专职理论工作队伍,江西、湖南、吉林、广东、山西、青海、内蒙古和北京等地共拟培养一万人左右。上海市委直接管理的五百人,要求五年内能在党校和大专学校中独立地担任一门政治理论课,独立地进行科学研究工作、写出著作,并经常给报刊写文章。江西省委提出了“十、百、千、万”的规划,规定今年内总结十条理论工作经验;创作百篇以上理论水平较高的文章;写出千篇以上针对实际问题宣传马列主义的文章;培养数以万计的兼职和专职的理论课程教员队伍。他们还规定五年内要培养出哲学家五十名,政治经济学家一百名,法学家五十名,历史学家七十名(包括中共党史五十名),文艺理论家五十名,教育家一百名,共四百七十名。湖南省委要求五年内在一千九百名专职理论干部中,10%达到更高的水平。陕西省委要求五年内在二千人中,培养五百人达到讲师水平。山东省委要求五年内有五百人达到讲师以上水平。

建立理论队伍的措施,各地除规定领导同志带头、老干部作骨干外,还采取了以下的一些措施:

(1)建立学会中央党校学习时报,设立理论工作室,组织写作小组。上海、江西、广东、福建、青海、内蒙古等地区已经或即将成立哲学、社会科学的各种学会。北京市委决定在市委、区委、大工厂企业党委和高等学校党委设立理论工作室,在党委书记直接领导下,组成一支一百多人的专职理论队伍,围绕党委的中心工作进行理论研究和理论宣传。许多地区已经建立或决定建立写作小组、理论研究小组,这些小组都是把谈问题、写文章、学文件等结合起来。

(2)开书目,办讲座和规定写作假期。上海为理论队伍成员开了一批阅读书目,每年给两个月假期进行调查研究,并为他们举办讲座和夜大学。要写重要文章或著作的,另给一定的创作假期。山西规定专职教员争取两年内轮流进党校学习一次。江西规定有些负责同志经地委以上党委批准,可给写作假期。湖南也决定实行创作假期制度。

(3)制订写文章和著书的计划,组织学术批判。广东要求今年全省写出两千篇专题研究文章,其中质量好的至少二百篇。江西要求今年写出千篇文章,其中质量好的一百篇,并在五年内争取写出哲学、政治经济学、党史、法学、教育学、文艺理论著作五十至一百本,马克思列宁主义通俗小册子二千本。上海要求今年着手编写十种政治理论教科书,争取五年完成十种史料著作。云南省委决定在全省县委书记以上各级领导干部中,开展以总结实践经验为中心的“写作千篇文章运动”。上海、江西省委都制定了开展学术批判的具体计划。

(4)组织参加劳动、参加基层工作,组织调查研究,和业务部门挂钩。上海、山西、陕西、辽宁、湖南、江西等省市规定专职理论教员要有一定时间下乡下厂。山西、湖南规定教员每年至少下去三个月;江西规定五年内至少下去一年至二年;辽宁规定理论课教员要下班系、工厂农村担任一部分工作;上海规定学校教师要到业务部门作报告,并担任业务部门委托的一定的科学研究任务。

党校是培养理论工作队伍的一个重要基地。近几年来,许多党校程度不同地出现过孤立地、静止地教学马列主义和“关门办校”的倾向。经过整风,这种情况已有转变。各地党校都制定了跃进规划,要求苦干几年,改变面貌。甘肃省委中级党校要求“苦战三年”,“红透专深”,“培养出一支兴无灭资的战斗队伍”。这个党校规定今后每期学习四个月后,学员和教员一起下乡参加冬季大生产和年终评比工作三个月,返校后再学四个月。还规定教学干部要全部轮流下去担任县委、乡党委书记,在下去任职期间内,每年回校讲几次课。上海市委党校要求三五年内编出中、初级干部用的哲学、政治经济学、中共党史教科书或教材,三年内写出八十五本专题著作和通俗读物。这个党校的口号是:

“苦干一年,做到教学工作大改革,教学质量大跃进”,“苦干三年,在理论研究、总结经验和培养干部方面,成为市委的有力助手”,“苦干五年,成为市委马列主义思想理论战线的重要基地之一”。目前已开学的党校,都出现了新气象。许多党校鼓足干劲,今后除设轮训班外,将要增设理论教员进修班、理论骨干研究班、中学政治教员训练班、高级干部自修班及各种业务的短训班。有的还要举办讲座、夜党校、业余夜校(上海、云南、江苏),和到工厂、农村巡回讲课(云南)。

哲学社会科学专业工作者

到工农群众中去,到生产中去

理论工作新气象的另一个方面,是专业的哲学社会科学专业工作者深入基层、深入生产现场,和工农群众密切结合的风气正在形成。5月中旬,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组织了所属各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三百四十多人,由学部副主任潘梓年、刘导生率领,分别前往河北省的昌黎、静海、武清等地“下马观花”。当地的农业生产和农村各项工作的大跃进,农民群众和农村干部的革命干劲和首创精神,给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很大的启发和鼓舞,大大推动了各研究所跃进计划的讨论。这种组织大批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下马观花的方式,今后将经常采用。

在工农学哲学的新气象面前,哲学工作者迫切要求深入农村工厂。许多单位已经组织许多哲学工作者分别到农村和工厂中去,和工农群众一同劳动,一同学习哲学,一同总结工作,一同编写切合工农群众迫切需要的哲学讲义。中国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已分别前往河南偃师、登封,河北徐水等地农村建立联系。这个所并和石景山钢铁厂等初步建立了协作关系。有的哲学工作者正在和一些工厂的党委书记合作,总结工作,研究问题,撰写哲学论文。中共中央直属高级党校哲学教研室主任艾思奇给天津市一百多个工厂的工人讲“怎样学习哲学”,副主任孙定国也分别在天津仁立毛织厂和国营天津第一棉纺织厂讲了哲学课。

经济科学工作者也纷纷走出研究室,深入基层。经济学家姜君辰和国务院科学计划委员会的其他工作人员,最近先后参加了河北徐水县和山西雁北专区的总结工作的运动。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中央党校学习时报,最近参加了在广东新会举行的财贸工作现场会议。这个研究所认为,今后的研究工作,有很大一部分应当在县、区、农业社和工厂里进行,而不是在研究室进行。深入基层,深入现场,在当地党组织的指导下,就地分析情况,发现问题,收集材料,进行研究,能够更好地贯彻理论联系实际,科学研究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为生产服务的方针,因此他们准备最近就组织较多的研究人员下厂下乡。

高等学校的哲学社会科学系科,也正在拟定使全体教师和学生能够经常接触实际的办法。北京大学的哲学系决定全体师生下乡一年,一面参加生产劳动,一面进行调查研究,其他的系和其他的大学,也有类似的计划。

j9九游会在批判现代修正主义的斗争中,许多哲学社会科学的专业工作者,对南共纲领作了认真的分析批判,纷纷举行集会,驳斥这个彻头彻尾的现代修正主义纲领的反马克思主义的谬论。